首页
多云
今天 2020-06-03
11 °C, 多云
部分多云
明天 2020-06-04
10 °C, 部分多云
0跟帖

千亿平台团贷网倒下:85后“草根”创业者跌落神坛 20余万投资者在线维权

  • 卡城东东 发布日期: 2019-04-01 评论: 0 浏览: 3943

2018年爆雷潮之后,百亿级别的团贷网终究没有撑住。

文 | 铅笔道记者 张茹雅

网贷平台“爆雷潮”延续到2019年。

团贷网,这家运行近7年的网贷平台,在6天前突然倒塌。团贷网实际控制人唐军、张林主动向东莞市公安局投案自首,政府部门已经对团贷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。

官网资料显示,截至2019年2月28日,团贷网历史成交量1307.7亿元,借款余额118.9亿元。出借人数22.2万人,借款人数37.2万人,平台因借款方违约等原因累计代偿总额为30.21亿元。

团贷网成立至今,已完成四轮融资,融资总额约24.75亿元人民币,投资方包括九鼎投资、巨人创投、民生资本等知名机构。

资本光环加持,团贷网一度风生水起。该平台曾入选广东省“互联网+金融”试点项目,2017年联手厦门银行打造银行存管系统正式上线。

7年前,唐军作为一名无名小卒,砸213.0915万元拍出与“商业巨子”史玉柱共进晚餐,由此走上“人生巅峰”;7年后,与史玉柱、江南春、冯仑等大佬的往事,已成为黄粱一梦。

唐军自首当日,其实际控股的派生科技(300176)临时停牌,包括唐军,董事长兼总经理张林、董事余军、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晋海曼,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。

团贷网维权群人数二十四小时内不断增加。维权者们聊的话题多是报警、维权,互相诉苦,甚至有人要跳楼,割腕......类似场景,曾经被其他平台骗过的投资者称,“都是这几种套路,只能等待审判结果”。

注: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,论据难免偏颇,不存在刻意误导。

千亿平台突然崩盘

团贷网创始人自首,突如其来的“噩耗”令平台的投资人们措手不及。

3月27日,东莞市公安局官方发布情况通报,东莞团贷网互联网科技服务有限公司(简称“团贷网”)实际控制人唐某、张某主动向东莞市公安局投案。自首人员即为“团贷网”的运营主体上市公司派生集团科技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唐军,和董事长、总经理张林。

“哪怕马上要去坐牢的时候,这个时候一定不能惶恐,一定不能惶恐。”唐军曾对媒体这样说。唐军自首前4天,团贷网在东莞召开高净值团粉线下交流会。会上,他描述了团贷网未来发展规划和转型,包括转型过程中客户要做的部分配合工作。

唐军自首事发突然,令外界猜忌不断。铅笔道试图联系团贷网工作人员,拨打客服电话,并未有人接听。

据团贷网官方数据显示,平台目前已有836.4万名注册用户。截止2月28日,团贷网融资总额为1307.7亿元,借款总金额为145.01亿元,利息余额13.28亿元。累计出借人数97.82万人,出借人数22.2万人,累计借款人数为59.89万人,当前借款人数为37.21万人。

千亿级规模P2P平台瞬间爆雷,团贷网的用户哀鸿遍野。

24小时内,团贷网维权群人数不断增加。铅笔道记者所在一个QQ维权群内,进群4个小时,至少增加300余人。直到至当日凌晨两点,陆续有新的维权者入群。

全国各地的团贷网投资人几天内汇聚在团贷网维权群。他们称对方为“难友”。询问对方被欠了多少,安慰当下的心情,劝告先不要告诉家人......团贷网运营数据得知,本次共计约22.2万名维权者,他们在此寻找希望。

其中,投资人张子华(化名)被欠款1万多元。团贷网已经不是第一家把他骗了的金融平台。2016年,他第一次尝试投资P2P平台,投了一万多元,时隔半年发现钱取不出来了。有了先前爆雷经验,这次的投资他显得十分谨慎。

他选了本地P2P平台团贷网。“专程选个本地的金融平台,有个风吹草动立刻去现场,还能拿点钱或者资产。”

如意算盘还是打错了。唐军自首当日,网上关于团贷网爆雷消息铺天盖地,张子华一时错愕,“唐军不按套路出牌,直接去自首,一点准备时间都没有,失策。”

除了考虑地理位置,P2P平台排名也是其选择金融产品的考虑因素之一。2018年7、8月,团贷网在网贷平台排名持续下滑,“已经掉到十几名了,我当时意识到出问题了。”与此同时,平台出现大量转债现象。2018年,P2P爆雷潮,行业一时间风声鹤唳。“很多款都收不回来,多数平台半死不活,债权转让非常慢,回款也会越来越慢。” 张子华记得。

业内人士透露:“p2p平台基本都需要一项朝阳产业来洗黑钱。”张子华猜测,此前唐军通过私募认购股权投资基金形式完成对小黄狗的股权投资,或许正是这般操作。小黄狗为派生集团旗下公司,其主营业务为AI智能垃圾分类回收项目,本身业务不能赚钱,其运营成本一定来源于团贷网,也就是投资人的投资金。

在团贷网投资一年,张子华陆续撤出约19万,他属于少数的“幸运者”。群里的投资人还在为维权奔走,请律师、举报、叫电视台......。他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情景,“群里最后都会死气沉沉的,大家只能等”。

更多的不幸者如投资人宋桥(化名),投资30万,血本无归。40多岁的他做地摊日用品批发,“小本生意挣钱不容易,一下子全没了”。

他是通过家里亲戚介绍注意到团贷网。2016年,东莞市政府印发《关于公布2016年东莞市成长型中小企业认定名单的通知》,团贷网位列其中。入选平台将获得一次性奖励、递增式扶持和服务券补助等扶持服务。2018年5月,广东科技厅发布公示,团贷网入选广东省2017年高新技术科技培育库入库企业(第二批),并奖励300万元奖励补贴。

东莞市经信局奖励成长型中小企业名单,“团贷网”也在名单内

屡次获得东莞政府奖励,团贷网从某种程度上取得投资人信任。值得注意的是,2016年,政府下发“普惠金融”政策,推进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工作,确保小微企业贷款投放稳步增长。团贷网算是吃了一波红利。

此外,宋桥看到团贷网是电影明星王宝强代言的理财产品,觉得很可靠。一次性投入十几万,连本带息共20万,想着利滚利,投资一年多没有取出,没想到却是迎来它爆雷的消息。

另一维权者刘子谦是一家银行的软件设计师,和宋桥相似,他在楼宇广告上看到王宝强代言的团贷网,才关注到团贷网。

王宝强连续三年为团贷网代言。

三年前,他将自己和女朋筹备婚礼的36万元一次性投入团贷网。“我只选C轮及以上的平台,因为这类平台已经实现盈利,另外它有上市公司背景,感觉比较放心。”

团贷网的融资成绩的确非常亮眼:

2012年9月24日,团贷网完成由巨人创投独投的1亿元A轮融资;

2015年4月23日,该平台完成由九鼎投资领投、巨人创投、久奕资本、沈宁晨等跟投的2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;

2016年,团贷网以5000万元并购新三板公司光影侠(831138);

3个月后,该公司获得宏商资本、唯一网络、东证锦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3.75亿元C轮融资;

2017年,团贷网完成民生资本领投,盈生创新、北海宏泰投资跟投的18亿元人民币D轮融资。

不难发现,除了知名资本机构押注,团贷网与史玉柱深度捆绑,后者也为其发展提供有力的支持。

充满赌性的发展旅程

从默默无闻到千亿规模,团贷网用了7年时间实现“跨越式”发展。

2012年2月,团贷网正式上线。其自称是一家专注于帮扶小微企业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平台,运营主体为东莞团贷网互联网科技服务有限公司,注册资本10293.33万元,控股股东为北京派生科技有限公司,法人代表即为唐军。

团贷网上线不久,投资者总数不过几万人。那时,行业平均收益高达24%,团贷网打出“价格战”,收益率一度拉高至35%,竞争对手怨声载道,“野蛮粗暴”的手法为团贷网夺得占有一席之地。

时间拉回2011年,25岁的唐军以213万元的价格拍得“商业巨子”史玉柱的3小时,打入史玉柱的朋友圈,唐军瞬间跻身“上层社会”。1000万身价舍出2成换取与“商业巨子”一顿午餐。正如唐军所说,“做老板要舍得花大钱,做企业要善于混圈子”。

为了谋求团贷网上市,唐军彻底变成一个赌徒。

2015年6月,上市公司浩宁达(002356)开价6.6亿元收购唐军、张林持有的团贷网66%的股权。据传言,双方当时签下一份相当苛刻的对赌协议。

收购协议并未通过,唐军又注意到新三板。2016年1月,唐军收购光影侠93.31%股权。2个月后,团贷网运营主体改为光影侠,小贷资产端正合普惠成为全资子公司。

新三板流动性差,缺少炒作资金,2017年1月,光影侠从新三板退市,更名为派生科技。

5年发展,4轮融资,估值近百亿,唐军的下一个目标是拆分上市。

2017年10月18日晚,团贷网发公告称,新华联集团旗下港交所上市公司新丝路文旅(00472.HK)拟以增发股票方式并购派生集团旗下你我融全部股权,按照每股1.3港元计算,估值14.118亿港元(约合人民币12亿元)。发行完成后,派生集团成为新丝路文旅第二大股东。

团贷网搭上上市公司,唐军的野心不仅于此。

鸿特精密出现前,唐军的一切运作手段围绕团贷网,自与鸿特精密合作,一切都不是原本的样子。

2017年3月,鸿特惠普成立后不久便以100万元价格购买正合惠普商标,团贷网的小贷资产端转移到鸿特精密。

双方曾签订协议,正合惠普团队要用鸿特惠普名义开发借款人,每单要给后者提成,坏账则由正合惠普承担,投资人风险急剧增加。

公开资料显示,2017年的鸿特惠普成立不到9个月,营业收入13.79亿元,净利润4.12亿元,营业成本仅为3904元。相对比同期团贷网4682.5万元净利,利益输送显而易见。

登陆资本市场充分证明唐军的能力,而随后的互金监管,也证明这个市场并不适合团贷网。

2018年,小黄狗出世。2019年,鸿特科技公告称,互金合作协议终止,团贷网剥离上市公司,与此同时,小黄狗将注入上市公司。

今年1月,鸿特科技公告称,万和集团与派生集团的股权交换协议作废,改为后者为鸿特的控股公司增资25亿,间接持有鸿特29.98%,至此晋升为最大股东,唐军终于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2个多月后,派生科技实际控制人唐军将597万股进行质押,质押方为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,根据当天收盘价50.86元计算,唐军本次质押股票市值约为3.04亿元。这成为唐军在资本市场最后一次操作。

85后“草根”陨落

马克思说:“如果有20%的利润,资本就会蠢蠢欲动;如果有50%的利润,资本就会冒险;如果有100%的利润,资本就敢于冒绞首的危险;如果有300%的利润,资本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的法律”。

---------《资本论》

3月21日,唐军在朋友圈转发一篇名为“博学流浪汉走红网络语出惊人:别可怜我自己选的”,并对此评价:炒作而已,博学孤风自赏没用的!还得拿实实在在的社会贡献来体现自我博学多才的价值才行。

他还在下面留言,“很多人不加思考的发信息给我,叫我去找他合作,说小黄狗需要他,小黄狗需要他什么呢?炒作?我们不需要!捡垃圾谁没捡过呢?我5岁我母亲生完我妹妹就每天带我捡垃圾,每天卖的钱买菜零花补贴家用,父亲工厂上班。9岁后不捡垃圾了,全家人开始收废品了,踩单车收!这太正常不过了吧,捡垃圾生活照样能过好,干嘛非要把自己搞得脏兮兮的全社会炒作呢?”

唐军的朋友圈

有投资人评价,“唐军极擅长包装。”2016年年底,爱佑慈善基金会在北京举办一场慈善晚宴,这项非公募基金会发起人为马云、马化腾、沈国军、李彦宏、江南春、史玉柱等企业界领军人物。

大佬云集,光影侠董事长兼团贷网CEO唐军出尽风头。他以4100万元拍下支付宝手机端开屏广告,加上其它竞品,整个晚宴共花费5200万元。风格秉承其一贯“做老板要舍得花大钱”的风格。

“史玉柱是我大哥,我是他小弟。”2016年,团贷网完成C轮融资后,接受记者采访时,谈及史玉柱对自己的影响时,说自己和史玉柱已经是哥们了。只要史玉柱在上海,就会一起喝酒。“史总介绍很多人给我认识,另外传授我很多管理上的经验。我会请教他很多问题,包括资本运作。”

和史玉柱、江南春等人聊微信、喝茶。唐军说,这是他的日常。他从不看书,都是网上阅读,“每天学习宏观政策、世界经济、还有哲学,一些大佬思想等”。

唐军自首次日,朋友圈出现一篇文章《唐军并非自首,你们想知道的9大疑问都在这里》。据介绍,发文的公众号是团贷网员工自发成立。文中揭示唐军泡妞、买豪车的花销,小黄狗的所有运营成本及所有想象不到的开销均来自于团贷网,目前,该文章已经被删除。

业内人士分析,一般P2P平台出事,老板私自挪动资金是主要原因,“挪走1亿,就出现1亿的资金窟窿,无法给投资人回款,只能拆东墙补西墙,窟窿越来越大”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文内称唐军不是主动自首,真实情况为政府强制自首。一家受到政府力捧的互金平台,突然折戟,外界揣测不断。

唐军自小就崇拜史玉柱。团贷网年会,作为唐军的“启蒙导师”、团贷网背后最大出资人的史玉柱没有出席。他对记者说,史总是公众人物,去哪都有记者跟着,我从不打扰他。

2017年5月,史玉柱卷入互金平台绿能宝爆雷事件。史玉柱公开发声,自己只是SPI(绿能宝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母公司)的债权人,不是股东,自己也从来没有替对方站过台,“不应该找我讨债,我冤呀!”无巧不成书,被唐军称呼“史大哥”的史玉柱也同样没有为团贷网站台。

资本从不会雪中送炭。3月28日,九鼎投资公告称,截至目前,该项目已经完全退出,公司及在管基金不参与团贷网经营决策,并未业务往来。2015年,谈到九鼎参与的融资时,唐军对媒体讲,“九鼎的创始合伙人也都是四川人,和我是老乡,这也是缘分。”

唐军,这个出身四川达州的小伙,从小就是一个留守儿童。他不喜欢看书,赚钱是唯一爱好。

唐军21岁的时候,靠代理驾校业务赚了40万元,加上父母省吃俭用的20万元,2008年遇股灾,60万一夜间赔光了。

没心思读书了,退学后,他去了东莞。唐军在一家民间贷款公司做了三个月,果断辞职单干。他创立一家信贷公司,负责找到需要贷款的企业,介绍给贷款机构,赚取中间佣金。

2011年,唐军的三个借款人突然出现资金链断裂,共欠款800万元。张林和唐军同是四川老乡,一直并肩创业。那段最落寞的时光,两人坐在一起抱头痛哭,不知道怎么面对那些债主,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。8年后,唐军和张林一起主动向东莞市公安局投案自首。

唐军的合伙人张林。

有人曾分析,唐军自小生活贫苦,高中时研究史玉柱成功学足以看出,成功、富有是他人生信仰。或许是因为这点,他的软肋被人利用,从而走到今天。金融业资深人士崔小安(化名)感叹,“人会习惯性躲到安全场所,一个人得有多怕,才会心甘情愿的坐牢呢?”


来自: 
铅笔道
加载中...